正向面對使命的力量,相信自己能為他人帶來光芒|小飛米文筆

■ 小群:占星小聚
■ 類別:小飛米心得分享
■ 主題:第四期第1堂小聚心得
■ 配置:火木三分相
■ 作者:宥安

未來人的使命是
讓身邊人「看的見未來」
讓大家好似有人生望遠鏡的助攻
更能被來自遠方的希望照耀

第四期第一次的課程,開始進入相位的探討,我詳細查看了自己的星盤,我的五顆內行星都沒有特別強烈的相位,只有兩組相距4度的六分相,看了好多次,還是覺得我星盤中最強烈的相位是火(白羊11度)木(射手10度)三分相。

飛飛說到,個人行星和外行星有相位,往往就是一種宿命感,我才發現,好像比起自己,我更加關切外在環境的變化與氛圍,我想起了自己先前在參加NCGR的初階課程時,最容易遇到的瓶頸,就是星盤案主若是來自一個大時代背景,比如希特勒vs納粹主義,或是某位失勢的政治人物vs政爭時期,我就會不自覺被帶入當時該個案所處的社會環境與時代背景,不斷揣測當時的普通百姓,在這樣的恐懼之中,是怎麼活過來的,然後不自覺被大量的時空背景訊息給淹沒,怎麼樣都無法專注在解讀個案星盤上。

我想這可能就是我學習占星的障礙之一吧,因為非常容易被星盤主當下處的社會與時空背景給牽動,很難專注在個案本身的星盤上,但如果是跟我同一個時代背景的星盤,因為我了解也身處在這個時代,所以被牽動的情形就比較不會發生。

不知道這跟我的火木三分相有沒有關聯呢?飛飛說三分相往往當事人本身很難察覺,因為好像與生俱來就很理所當然一樣,我也是聽完第四期第一次課程以後,又發現我的火木三分相是星盤中最強烈的相位,才直覺性地聯想到了上述的經歷。

不過,除了那段在 NCGR 的經歷以外,我也回想起,從小到大,我真的是很崇尚「快」與「高效率」的人,以較快速度來做事,往往比慢工出細活,成效來得更好,節省更多時間,但那只限於在我可以控制的範圍(內行星),如果超出了我可以控制的範圍,受到社會環境的影響與牽制時,我就會極度沒有耐心,若還是無法突破與克服,我會讓自己先逃避與擱置一陣子,等到想通了,接受了,才會乖乖回來,接受社會與世代行星的磨鍊。

在我約飛飛第一次諮商的時候,飛飛曾經說過,我是未來人,我想可能也是因為強烈的火木三分相,讓我的人生,大多處在不自覺的高速運轉狀況下,常常覺得我衝得太快,整個時代被我拋諸腦後,但若是離得太遠,也會被社會給抓回來,要我乖乖面對當下,我想這就是我的人生課題吧!隨著課程一直進行下去,我也期待能自我覺察得更多,更明白自己的人生課題該如何面對,謝謝飛飛的耐心與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