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內在小孩,如同發現月亮星座面的自己|小飛米文筆

■ 小群:占星小聚
■ 類別:小飛米心得分享
■ 主題:四分相帶給我的感受【日月日分】
■ 配置:太陽雙魚、月亮雙子
■ 作者:江寶

探索月亮星座對自己的影響
如同鑿井,需要體力、智慧
等到歷練加深、成長足夠時
自然會開始鑿井發現新的自己

我小時候只覺得蠻符合雙魚座的特質,像是優柔寡斷、悲觀、容易受情緒影響,但是長大之後覺得曾經一度覺得越來越像雙子座,自己雙魚座的元素好像有減少。但是實際上某一些事件發生的時候就又會覺得骨子裡就是雙魚座的。

小時候會自主性跟家人說想學鋼琴,喜歡看教英文的節目,連幼稚園大班放學回家後也跟我媽說我覺得在學校都在玩沒有學東西。現在想想,我發現只有在我有興趣或是好奇,我是非常樂於嘗試,但是當嘗試過後我發現沒有這麼適合或喜歡,當再一次接觸,我反而會有恐懼的感覺,像小時候體育課就讓我覺得很討厭,只要當天課表有體育課,我從起床睜開的第一眼,就會很焦慮煩惱。小時候的好奇心是不太多,可能因爲土摩羯覺得先把書唸好,盡好學生的本分再說。長大後對沒接觸過的範圍,充滿好奇

同樣的態度在人際關係上好像也是雷同的,我很樂意去認識新朋友,當他的生活是讓我有興趣的,我也會和他產生比較多對話,但是大部份的時候我喜歡和老朋友或是自己在一起。

雙魚雙子的結合也讓我討厭做決定,選擇障礙的來源是在於害怕後悔或選到不好的。

願意選擇坦然,也是一種勇氣的展現|小飛米文筆

■ 小群:占星小聚
■ 類別:小飛米心得分享
■ 主題:第三期第5、6堂小聚心得
■ 配置:上升射手、日水雙魚
■ 作者:宥安

想了很久,還是決定要把第三期的第五堂和第六堂課一起寫一寫,但是當我這麼決定以後,我又卡住了,因為變動星座所牽涉的範圍實在是太無邊無際,對我這個水星雙魚,星盤中又沒有任何一顆行星座落在土元素的人來說,要讓浩瀚的感覺落實成文字,真的不知從何下手。

聽完這兩堂課以後,我最近也越來越感悟到,上升與木星射手都在一宮的我,其實就是我自己的老師,太陽在四宮,我就是我自己的父母。上一堂課的心得中我也寫到,我的月亮在三宮,我幾乎是兩個姐姐帶大的,對父母的接觸不深,但從小內心就會一直有個聲音在教導我很多事,並且有時會在事情發生前給我一些預告。

小時候媽媽最受不了我的兩件事,大概就是,射手常會覺得「外國的月亮比較圓」,但也像書中說到的,那是因為射手覺得每件事都可以往更好的方向發展,我也常常會覺得,明明就有更好的辦法,為什麼人們常會選擇不那麼做?但媽媽卻會覺得我總是在比較、批評,而不願意接受我的想法。

第二件事,就是射手覺得世界一切都很美好,就像飛飛說的,好像什麼事都不會出差錯一樣,或是晚一點再說,真的遇到問題再說。我從小總是覺得船到橋頭自然直,就算沒直,也是老天要我先停下來一下,說不定能夠與不一樣的體驗相遇。或許這對射手來說也是一種冒險、未知、不設限的吸引力,但其實身旁的媽媽已經氣得抓狂跳腳,我卻還是有種「還好吧,沒那麼嚴重啦」的態度,後來想想我的成長過程,也覺得媽媽真的是辛苦了。

射手其實很需要出門,看看外面的人、事、物,就算沒有特定的目的,單純的出去透透氣,對射手來說也是很重要的,從小就一直聽到射手與國外的關聯,但我是個很嚮往異國文化卻很少有機會出國的人,我想可能是因為我的月亮在三宮、太陽在四宮的關係,好像用一個圖釘,把我的所在位置給釘住了,我去的地方大多是要能很快回到家的,或是能一天來回的,造成了我常會有種,身體固定在家裡,但心卻飄向很遠的地方,那種矛盾衝突感,但慢慢成長以後,我想我的生命之所以如此安排,應該是有某種特別的原因,所以我還是會選擇用平常心去面對。

我的水星在雙魚,其實飛飛在說到水星雙魚記憶力很不好,水星射手講話很直接這兩點,也讓我一直反覆琢磨了很久。我覺得這或許是旁觀者對水星雙魚的印象,但是如果說要用感覺來記憶,很多雙魚覺得自己已經忘記的事物,又會在某個瞬間很清晰的跳出來,才發現其實自己原來還沒放下某些負面的能量,但在事情發生後選擇性遺忘,會讓人覺得水星雙魚記性不好,或是有逃避的傾向,但這其實是雙魚選擇不困住自己,先讓生命繼續走下去的方式。

水星雙魚的我,也覺得我自己如果真的要說話的話,真的非常直接(再加上金火都白羊),小時候我也常覺得,為什麼我是水星雙魚?為什麼我不是個能言善道的人?我常常在問題發生的當下覺得就是這樣啊,但是卻完全表達不出來,要過很久以後才會想到,原來我當時是想這樣講,卻辭不達意;但是成長的過程中我也發現,或許這也是我選擇保護自己與別人的一種方式,因為並不是每個人都能接受直接的言語,真話有時也會無意間讓人感到受傷。

不知不覺又還是寫了很多,其實變動星座對我來說應該永遠沒有寫完的一天,所以我也期待能繼續發現自己、了解自己,也謝謝飛飛這兩堂課的陪伴與幫助!

商業,不是你所想的如此邪惡

商業,指的是透過組織進行買賣,說白話文一點,就是與一群人進行買賣、交換,而你們之間的買賣模式,是有依循一些規則、規範。商業的目的就是買與賣,所以不論其他次等目標為何,也都比不過「買賣成效」的重要性。

我以前對「商業」這二字的排斥感很高,只要發現別人做這件事,是為了另一個獲得或另一個目的時,心裡覺得特別難受,因為在我的認知裡,每人應當是真心誠意地說某些話、做某些事,而不會出現必須得將動機包在行為裡的事才對。有時更偏激時,甚至會將所有都如此的人,貼上待人不真誠的標籤。

當時的我對「商業」這二字頗有微詞,是因為我認為「商業」本身即是目標的重要性,大於真心誠意的重要性,而我認為所有的付出、給予,都應當是自發性、不求回報,所以自然地心裡即對「商業、買賣」畫上一個大叉,認為商業的存在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其實啊!我想的沒有錯,商業本身的存在也沒有錯,更精確來說,對與不對根本不重要,而商業的存在,本身也沒對錯可言,畢竟當你說著「對」時,那「錯」又屬於誰的結果呢?沒有人,大家都是對的。

隨著歷練增長、見識與嘗試增加,開始不如以往地這麼想,慢慢覺得商業的存在,確實有其意義,這前後想法改變的轉機,在於增廣見聞、涉略領域增加、負擔責任增加所致。以往的我所認為的世界很小,以為世界只有我目前涉略到的領域,而這些領域都是我所熟悉、所熱愛的,自然不覺得交換、贈與需得收到同等的回饋才可進行。換句話說,這些事情本來就是我所這熱愛的事,理應不需有任何來自外界的誘因,即有滿滿動力執行才是。

幾年後,我脫離了學生身份,擔任的角色日漸多元,除了為人孩子之外,也開始擔任「員工」角色,需對工作負責,細節如自己說過的話、做過的事情,甚至是決定,這時慢慢發覺,原來這世界比我過往認識的還要寬廣太多,以前一天二十四小時,只需要負擔二件事,但現在需要負擔五件事,甚至更多,有些事情可以自己處理,有些事情卻無法,也有的事情雖然可以自己處理,但他需耗費大量時間,卡的你無法處理其他更棘手的事,然而,也有的事情雖然看似能自己處理,但實際需動用好幾年的功夫才可完成,若轉交由專業處理,或使用專業器具處理,則可省下不少時間,這時才明白「分工」、「委外」的重要性。

回歸到「商業」話題,先前認為商業沒有存在的理由一事,現在熊熊回想起來,覺得商業的存在真是重要,有了商業「資源交換、轉嫁」機制,可協助你將時間預留給更珍貴的人事物,這機制不旦能幫助你恢復「對時間運用之選擇」的自由之外,也能幫助你確實明白自身的價值,透過機制讓你的使用過程、行為化身為會說話的數據,這些數據不是要用來競爭,而是用來幫助自己清楚明白自己使用這些有限資源的狀況,以便從時間運用裡取得平衡。

總之,商業、買賣這檔事,僅是時間運用的另一種呈現方式,他不只是我們表面所見的買與賣,也不代表商業裡頭肯定含有不肖商人、不肖廠商,當然也更不是我以前所指的「商業只是一種目標大於真心誠意的表現」,商業是一個中性的詞語,他怎麼影響著我們,與我們怎麼看待、運用他有關。


起初的我確實對「商業」二字沒好感,也許是因為受不肖商人負面觀感的影響大,再加上自己本身月亮摩羯座,本性對於嗅出「為利益而藏私」的議題敏銳,不過自己清楚知道這只是本性對於追求極致、追求完美的鑽牛角尖與迷思,為了能幫自己解惑,所以下了不少工夫進行自我覺察,目的是想尋找是否有其他詮釋商業的方法,所幸,找到了,而且還是一個非常適合自己的詮釋方式呢!可喜可賀。

我曉得星盤各種相位,無優劣評價之分 | 小飛米文筆

■ 小群:占星小聚
■ 類別:小飛米心得分享
■ 主題:小聚心得分享<相位>
月金合相、日火六分、水與三王
■ 作者:Emma

陸續聽了回放的上課內容,突然想起我與占星的緣分,2019年初無意中翻到赫曼。赫塞的《流浪者之歌》,後來因為某些原因沒有讀完,一直到剛剛終於願意再度打開這本書,終於了解自己和占星留下的不解之緣。

直到最近才拿到自己準確的星盤,行星換了宮位、或多又或少了相位,私以為不管是錯的或對的星盤,之於我都極具意義。星盤中缺失的,可能才是我最努力克服的;星盤中俱足的,可能卻是我最不珍惜的,無論如何,我明白不需賦予相位優劣的評價,但平凡如我,還是會對自己的某些相位特質感到優越或自卑。

最近的每一天,都在很用力的感受,今天的我,或此時提筆寫下心得的我,是不是又憑藉著這些任性的行星相位們在行使生活?好有趣。

來說說幾個自己命盤很有感的相位:

1.月金合相:在九宮,也和天頂合相,愛和美的感受力十足,喜歡金牛奢氣華美,有點俗氣,以前一直不懂自己想要什麼樣的愛,原來帶有射手的味道,有點柏拉圖的理想,也有我渴望的遠方。

2.日火六分相:日火都是陽性能量的代表吧?竟然和月金組合互成陰陽兩極,很有趣,難怪我偶爾也有男孩子氣又率性的一面。內心的男性角色和女性角色常常衝突打架呢。

3.水星和三王星的對分及拱相位:最折騰也最著迷的相位,帶我從事物表面飛到無遠弗屆,天王星是高度、海王星是廣度、冥王星是深度。最多沒來由的感受、最多無謂的感受雷達,情緒極端(極端的快樂或痛苦)時,總覺得我的水星形容成是「被強姦」亦不為過,竟不知道究竟是我被欺瞞,還是自己欺瞞了自己。